• <li id="V0P9L4UG9Q"></li>

      <td id="73N3M"><em id="WBTXVPGXUX"><em id="L4H84"></em></em></td>
    1. <xmp id="HWHY"><progress id="XXJ9Q"><dd id="FRIP5IX0T"></dd></progress>

      古力特出走真相-德塞利 AC米兰颠峰时刻的见证

        

      古力特出走真相-德塞利 AC米兰颠峰时刻的见证

      1993年11月9日是法甲联赛的普通比赛日。在马赛和里昂的较量之前,马赛俱乐部主席泰比走进更衣室,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你们中的一个要去意大利AC米兰踢球。”在我们任何人恢复之前,他已经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个数字:纳税后50万法郎。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是这个幸运的家伙在AC米兰会拿到的月薪,对于我们法国球员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马赛的工资是全国最高的,但是我每个月的工资只有30万法郎,税后剩下不到15万。

      谁会是幸运儿?这是一个比高薪更吸引我们的问题。当时我们只想到了一个人——博利,他在欧冠决赛对阵AC米兰的比赛中打入制胜一球,AC米兰向他伸出橄榄枝是完全合理的。那天,我们每个人脑子里都有这个五加五的零。

      第二天午睡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泰比:“听着,年轻人,我已经做了一笔交易,把你卖给了AC米兰。晚上有专机来接你签字。”

      这是Tabby,几秒钟的一个电话,他改变了我未来的生活。米兰!米兰!是AC米兰!卡佩罗和贝卢斯科尼指挥下的米兰!范巴斯滕、古利特和里杰卡尔德战斗的米兰!马尔蒂尼、巴雷西、多纳多尼等球星照亮了米兰!!!天哪,1974年,14岁的巴雷西进入了AC米兰。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现在,我要和他并肩作战!

      稍微冷静下来后,我立即给我的塞内加尔经纪人帕布罗打了电话。他曾经是法国著名的足球评论员,后来转行做经纪人。他是业内为数不多的黑人之一。“米兰,巴勃罗,是米兰!”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好的,机场见。”巴勃罗平静地说。

      在足球运动中,俱乐部私下买卖球员是很常见的。这个“生意”是否关闭,取决于玩家和买家能否在工资上达成妥协。当时AC米兰已经有了范巴斯滕、帕潘、劳德鲁普等6名外援。那时候每次外来艾滋病应该不超过三个,我会是队里第七个。

      喷气式飞机,甜点,香槟,我们在一个多小时内到达米兰。下飞机的时候我很失望。接待我们的官员既不是卡佩罗,也不是贝卢斯科尼,只有副主席兼技术总监布拉伊达先生。他们带着几个西装革履的律师带我们去了米兰俱乐部的总部。

      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正题,但他们的工资却像一盆冷水:30万元。虽然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我们这个职业的每个人都知道,工资的多少意味着一个球员在球队中的地位。Tabby不是明明在黑板上写着50万吗?这是他的又一个谎言吗?可能是他和别人协商转会费后说的这句话:“嗯,这小子,你给他30万他肯定会答应的。”

      我不能保证。我想要更多,但我担心我不能签合同。我的时间不多了。第二天是意甲转会截止日。我的经纪人一点也不慌张。几个律师摇不动他:“请听着,先生们,是你们签字的时候了,不是我们。我们很高兴来到这里。我们不能签这个合同。我们再见吧。”我傻了眼,把他踢到了桌子底下。他假装不知道,继续说:“先生们,我知道这是一大笔钱,但它与我们马塞尔的技能和地位不匹配。”

      意大利人面面相觑,看着墙上的钟。他们实际上同意了我们的提议:“今晚请住在这里的酒店,明天体检。”哈哈,记者经纪人巴勃罗赢了真漂亮!

      这是什么样的酒店?这是一座宫殿。我从未见过如此豪华的房间。我指着墙上的灯问:“鲍勃,你认为这是纯金的吗?”“是的,肯定是。”他笑了,但语气还是那么平静。

      AC米兰俱乐部位于北郊一个美丽的小镇,距离市中心50公里。玩家有自己的房间,每个人都住在每场比赛的前一天晚上。贝卢斯科尼也有一个特别的房间,但他十多年来只住过一次。

      AC米兰已经拥有了由马尔蒂尼、巴雷西、塔索蒂和科斯塔库塔组成的稳固防线,这是世界第一。我的到来在团队中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尊重我,因为我参加了欧冠。然而,在他们眼里,这场比赛只是一场“意外”。不是马赛赢,而是米兰输。马尔蒂尼是这些人中最友好的。他没有大明星的架子。巴雷西就认真多了,他是贝卢斯科尼的心腹老将。刚到这里的时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意大利人很尊重自己。俱乐部的大广告发布了巴雷西和马尔蒂尼的巨幅照片,而不是像范巴斯滕和帕潘这样的欧洲足球运动员。

      法国人帕潘成了我的临时翻译。每天中午训练后,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姿势。有一张餐桌特别醒目。它被米兰的四名后卫占据。这其实是AC米兰的中枢神经。帕潘是唯一能坐在这张桌子上的外援——甚至是范巴斯滕!我第一次把目标对准了一张桌子——我想在这张“骑士桌”上坐下。

      令米兰骑士惊讶的是,卡佩罗让我一周后上场。当我带着7万人穿着荷兰球星里杰卡尔德的8号球衣走进圣西罗球场时,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狂热意味着什么。但有一个细节让我好奇。米兰球员赛前热身的场地是室内。为什么不在球场上?一位官员告诉我:“马塞尔,足球是一种表演。你是什么时候去歌剧院看帕瓦罗蒂在观众面前润嗓子的?他直到最后一刻才出现,这叫艺术”我无言以对。

      米兰才是真正的意大利时尚之都,穿着考究的球员让人意想不到。他们通常穿西装打领带训练。马尔蒂尼的衣服是由市中心的一家专卖店制作的,他总是小心翼翼、孜孜不倦地去除衣服上的商标。科斯塔库塔是一个“职业模特”,穿着名牌西装打着领带,腋下夹着一份财经日报。他的行为举止就像一位英国绅士。一天早上,当我到达营地时,我发现骑士们在我身后笑。科斯塔库塔对我喊道:“该死的,马塞尔,你怎么能穿这个东西?这是违法的!”

      在这些球员的影响下,我的思维和生活方式逐渐变成了意大利人,终于有一天我取代了帕潘成为了“骑士桌”的一员。

      在我认识的教练中,卡佩罗以急性子著称,但我总能避免他的急性子。但有一个人他从来不敢惹——巴雷西,AC米兰的灵魂和支柱。每个球员都怕他三分。他三十几岁的腿脚不能一直跟着我们,但看着他还咬着牙努力练习,我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我认为这家伙是一个伟大的人,也是最完美的球员。功夫,突如其来的速度变化,还有全能的能力,贝肯鲍尔打不过他,我也永远无法和他平起平坐。巴雷西是朝廷的统帅。当对手前锋越位时,他会像野兽一样咆哮。“啊!啊!呵!”整个队伍立刻像人一样向前移动。而多纳多尼则是意大利球星中的典范:处处注意饮食,每天早睡早起,训练从不晚于一分钟。

      AC米兰有一个秘密,那就是由几个意大利骨干球员决定米兰应该雇佣谁,解雇谁,他们的标准往往与金钱和战术无关。没有人比“骑士”更喜欢这支球队。他们不同于那些临时花钱买来的雇佣兵。他们有权控制这支球队,这是我来到这里几天后才意识到的。1994年,贝卢斯科尼坚持要把古利特叫回来,但这位当年为米兰做出巨大贡献的荷兰巨星很快就被骑士队扫地出门。原因是他对球员非常冷淡,对球队的失败漠不关心。简单来说,他不爱米兰。在“骑士”眼里,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

      “乔治先生”(Via)在队内没有球场上那么漂亮,但他喜欢投入到人群中,喜欢把队内的黑人球员拖进自己的账户,与意大利人争权夺利,但这不会给他好果子吃。一天,维亚把我叫到一边,说:“马塞尔,我愿意做你的兄弟,保护你。”我立即回答他说:“乔治,仔细听着。别再对我说那种话了。你有什么资格做我哥哥?我永远不会成为你的枪。”我把Vi碰在地上。

      在1996-1997年期间,我们买下了四位荷兰球星,如克鲁伊维特、戴维斯、博加德和雷吉格,他们后来都被骑士队踢出局。在米兰老兵眼里,这些荷兰人是来捞金的。

      1997年,米兰开始走下坡路,卡佩罗的回归也无济于事。球迷对我们的愤怒一天比一天强烈。我感到委屈,我认为这对马尔蒂尼、科斯塔库塔和我这些老米兰人都是不公平的。终于,在1998年4月19日的一天,我们输给博洛尼亚之后,我听到几个米兰球迷在我身后大喊:“傻瓜,傻瓜,绿帽子,混蛋!”。当我走进更衣室时,我没有停止我的眼泪。我下定决心:我和米兰的故事结束了。

      祸不单行!AC米兰中场科斯塔再次扭伤大腿打折(03/25 16:53)。

      米兰是意大利国际米兰AC米兰和联盟杯半决赛(03/25 16:12)。

      皮亚琴察的盾牌通过点球赢得了客场比赛(03/25 00:16)。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直播感兴趣: